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太莽 > 第三十二章 有仇不报非堂堂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云海之上的晨光,洒在阁楼露台上,把宿醉佳人的侧脸照得白里透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眉儿皱了皱,晕乎乎睁开双眸,环视左右,只当昨夜的羞恼难言是梦境,但真真切切的回忆涌入脑海,又让她回到了清醒的现实——该给那个色胆包天的臭小子扎针了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桃花尊主不知该怎么去面对,但医者父母心,该治疗的伤患,总不能因为人家轻薄女护士,就不管死活了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在琴台旁缓了片刻,才恢复了山巅老祖的风轻云淡,站起身来,走向三楼的闺房。

    路上走到很慢,不知不觉又想起昨晚尊主会议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觉得上官老祖在故意针对她,但她也没证据,事后肯定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这事儿说起来还挺麻烦的,不管以后和左凌后怎么发展,有了肌肤之亲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万一上官老祖把灵烨许配给左凌泉的事儿公之于众,她就得吃哑巴亏了;要是秘密没守住,她岂不成了八尊主之耻,光徒子徒孙的怪异眼神,都能让她无地自容,以后还怎么当老祖?

    但她也不能对灵烨和左凌泉棒打鸳鸯,长此以往下去,她这个人是丢定了,在上官老祖面前,再也抬不起头来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绝不能发生,死也要拿一个垫背的……

    桃花尊主想着想着,心头一动,忽然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法子——独乐乐……不对,要丢人就一起丢,只要把上官玉堂也拉下水,上官玉堂算是半个丈母娘,比她难做人,她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?

    反正上官玉堂和左凌泉间接亲过嘴,关系本就不清不楚……

    桃花尊主念及此处,觉得此法可行,快步来到了闺房门口,深吸了口气,稳住心绪摆出冷冰冰的架势后,推开房门,快步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一进来,左凌泉会满心欢喜套近乎,结果入眼就瞧见,左凌泉躺在枕头上闭着双眸,睡得很安详。

    汤静煣脱去了外裙,仅穿着白色小衣和薄裤,缩在床铺里侧,脸颊靠在左凌泉肩头,衣襟尚未敞开了些,能瞧见里面半镂空的肚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俩睡一起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但桃花尊主瞧见后,不知为何,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,反正不是高兴。她双眸微沉: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左凌泉体质虚弱,确实在熟睡,听到声响猛然惊醒,转眼瞧见桃花尊主,本想笑脸相迎,不过发现怀里抱着静煣后,老脸就是一红。

    汤静煣也醒了过来,见状连忙翻身而起,落在了床榻前,套上绣鞋,稍显尴尬地解释:

    “莹莹姐来啦,嗯……我昨晚陪着小左,不小心睡着了。我们没做什么,你别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倒是没误会,就是瞧着汤静煣衣衫不整从左凌泉床榻上爬起来,心里很怪。她双手叠在腰间,声音沉稳:…

    “静煣,你先下去吧,本尊给他治伤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眨了眨眼睛,觉得莹莹姐这口气和往日有些许不同,感觉和当家大妇吩咐小丫头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想法也只敢在心里想想,汤静煣含蓄一笑:“麻烦莹莹姐了。”披上裙子后,就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撑起身体靠在了床头,神色和往日没区别,笑容明朗:

    “莹莹姐,昨晚休息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抬指把门关上后,就变成了不怒自威之色,没有坐在床榻上,而是把妆凳挪到了床头,轻捋裙摆坐了下来:

    “你挺会过日子呀,受了这么重的伤,晚上还不忘搂着媳妇睡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己把软枕放在床边,胳膊枕在上面:

    “日子再难,也得过……嘶——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胳膊就传来熟悉的刺痛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左凌泉直接蒙了,连忙抬手:

    “莹莹姐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扎针的手法,怎么和昨天不大一样?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低眉看着胳膊,声音轻柔平和:

    “昨天是把你当有礼数的晚辈看,自然得照顾你的感觉。现在你就是个对长辈图谋不轨的浪荡子,给你治好就行了,你疼不疼和本尊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左凌泉咬牙道:“莹莹姐不是说,昨天是‘无心之失’吗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想了想,好像是不对——无心之失她生什么气?

    于是乎,桃花尊主重新温柔起来,慢条斯理驱散着乌黑剑痕。

    左凌泉长长松了口气,看着桃花尊主的侧脸,想开口说些什么,但害怕一句话说错得罪护士,又得受刑,想想还是老实巴交闭了嘴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沉默片刻后,见左凌泉不说话,想想开口道:

    “左凌泉,你以前发的誓,你最好别忘了。”

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,百度搜笔趣牛,一秒记住我们!